弥补科技短板、促进招才引智,贵州——实行揭榜挂帅 铺设科研新路(科技自立自强)
核心阅读
近年来,贵州深化科技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实行“揭榜挂帅”,引进人才和技术,提升关键核心技术源头供应能力,构建开放式创新体系。截至目前,贵州共发布10批24个技术榜单,立项实施11个重大科技项目,资助经费1.32亿元。
贵州青龙煤矿的调度室里,技术员动动手指,井下长约15米、重达80吨的“巨无霸”就在屏幕另一端转动起来;视线一转,乌黑的煤块露了出来,通过传送带直达井上,全程不见工人身影。
“这是智能采煤机,有了远程操作的采煤工作面智能化系统,工作面单班工人从20多人减到七八人。”青龙煤矿总工程师徐书荣说:“现在不但能提升生产效率,安全性也更高了。”
近年来,青龙煤矿所属的贵州安晟能源有限公司联合省外科研团队“揭榜挂帅”,攻关省内科技重大专项,通过革新生产技术,研发智能化装备,为实现“井下无人,地面出煤”搭桥铺路。
发榜
依靠科技攻关,才能走出发展困境
贵州素有“西南煤海”之称。但到2017年初,贵州采煤机械化率才刚过60%,低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。采煤机械化率偏低,制约着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。“煤层薄,倾角大,断层多,瓦斯含量高,导致矿井人多低效,安全生产管控风险高。”徐书荣说。
“越受客观条件制约,越能凸显技术的重要性。”贵州省科技厅高新处副处长杨璟认为,只有依靠科技攻关,才能走出发展困境,但“我们自身力量薄弱,短期内较难攻克一些核心技术”。
立足于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,2017年1月,贵州深化科技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决心打破本省科技项目只向本省科技工作者开放的惯例,率先实行“揭榜挂帅”,通过发榜、揭榜、比榜、奖榜,创新招才引智,尽快提升关键核心技术源头供应能力,构建开放式创新体系。
同年5月,贵州下发《关于煤炭工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转型升级的意见》,配套出台系列优惠政策,明确进行智能化、机械化改造。2017年当年,贵州面向社会发布4批榜单,计划到2020年底,全省采煤机械化率达到96%。
“除产业政策引导,在找准方向、制定榜单前,我们还会到省内企业调研、到省外学习,再同相关主管部门、行业专家会商,把准需求,再找供给。”杨璟表示,少问“能不能”,多问“该不该”,“揭榜挂帅”突出解决现实难题。
2019年9月,针对地质条件复杂的“关键4%”煤矿,贵州再次发布技术榜单,力争到2020年底,采煤机械化率实现100%。
如今,短短数年,贵州采煤机械化率从62.1%提高到100%,跻身全国前列,采煤智能化也在有条不紊推进。
揭榜
瞄准痛点难点,汇聚各方力量
为有效破解煤炭产业一系列“卡脖子”难题,贵州先后发布3批技术榜单,不少省内外高校、科研院所参与揭榜。
“早在2018年,公司已经与中国科学院院士何满潮团队合作,研究新型工法。”贵州安晟能源有限公司生产技术部部长武瑞龙说。在提高采煤机械化率的同时,贵州着手推动采煤智能化,探索“井下无人,地面出煤”。2020年3月,贵州省科技厅发布相关技术榜单。
“对照榜单,有些技术、设备我们已经在做,在省内算起步早的。”武瑞龙说,跟何满潮团队沟通后,决定双方联合揭榜,共同成立课题组。2020年6月,贵州省科技厅组织专家现场答辩,最终同意立项,周期为两年。
“瞄准痛点难点问题,英雄不问出处,谁有能力谁揭榜。中榜单位和团队还能享有无偿资助、股权投资等多种支持。”杨璟表示,通过项目与人才协同的方式,将符合条件的省外揭榜成功者列入贵州省百千万人才引进计划,真正引进人才和技术。
今年9月30日,针对电解锰渣无害化处理与资源化利用,贵州省科技厅发布技术榜单,目前已有来自中科院、北京大学的两个团队有意向揭榜。
“贵州锰矿资源丰富,但因含有大量可溶性锰离子和氨氮,如何妥善处理电解锰渣,是一个难点。”贵州省科技厅社会发展科技处二级调研员方军介绍,目前普遍采取堆存处理,但贵州的喀斯特地貌易导致地下渗漏。
围绕减量化、无害化、资源化处理原则,榜单制定了电解锰渣低成本无害化处理关键技术及装备、低成本资源化利用关键技术及装备两项研究任务,希望汇聚省内外各方力量,攻破难题。
截至目前,贵州共发布10批24个技术榜单,立项实施11个重大科技项目,资助经费1.32亿元。
转化
以实际需求寻找供给,具有很强针对性
有别于先出成果再寻求转化的思路,贵州坚持以实际需求寻找供给,具有很强针对性。
“技术榜单聚焦刚需,一般由企业与科研团队联合揭榜,方便技术攻关和行业推广无缝衔接。”杨璟说:“在煤炭领域,政府还设有专项资金,鼓励、支持企业参与科技成果转化、推广。”
“目前累计已有120多个国内外一流科研团队参与竞榜,不止于煤炭行业,榜单领域逐渐拓宽,有的已结出硕果。”贵州省科技厅厅长廖飞表示。
农村生活污水如何治理,一直是困扰许多地方的难题。2017年,贵州省科技厅发榜,寻找对策。
“我们出资跟贵州大学合作,研发生物滤床净化槽等设备,相关技术专利归公司所有。”贵州威尔森环保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吕相刚介绍,因运行成本低、制作难度小,出水能达到贵州省地方一级排放标准,团队成功揭榜,先在遵义市桐梓县做示范。
随着项目顺利验收,今年8月,贵阳市乌当区百宜镇拐吉村成为新的推广点。“设备安装基本是填埋式,每套成本在1万元以内,由政府专项资金支持,村民承担点电费,平均每户每月不超过1元钱。”吕相刚说。
“‘揭榜挂帅’是贵州倒逼科研体制机制创新的一条重要途径,在精准推送、组织方式、政策衔接等方面仍需持续完善,希望通过科技领域创新切实助力贵州高质量发展。”廖飞表示。